岩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媒体关注拆迁户参赌现象遭设局陷阱倾家荡产

发布时间:2021-01-21 17:20:39 阅读: 来源:岩棉厂家

媒体关注拆迁户参赌现象:遭设局陷阱倾家荡产

3月上旬,江干警方在艮山西路、三堡之江东路两地一举捣毁两个特大赌博团伙。  抓获参赌人员80余名,查获赌资40余万元。  警方调查发现,参赌人员中大部分是本地拆迁户……  据了解,2002年开始,杭州城郊接合的区域开始面临拆迁,2008年开始进入了高峰。四季青、汽车东站、笕桥、彭埠、半山、九堡、转塘,城中村的拆迁改造,越来越多。  村民们拿拆迁款赌博,成为一个特殊时期里的特殊现象。  他们一夜致贫,甚至居无定所。  时报记者采访了两个村民,听他们细述是怎样输光拆迁款的。  个案A  赌博输的20多万滚成80万  还没交付的房子被抵了债  4年前,他拿到130多万拆迁款还有几套房子等着分  “纸板报纸哎……”  收破烂的师傅每到10点左右,就会吆喝着进某小区。  对于彭埠的拆迁户阿根(化名)来说,这是他每天醒来的闹铃。  “吵死了,天天叫。”阿根踉跄地下了床,站在阳台上冲着收破烂的师傅抱怨。  师傅喊:“你好爬起来叻,老婆孩子哄哄回来。”  阿根是彭埠一带的拆迁户,4年前,因为拆迁,祖辈留下来的宅基地、翻新造房,全抵了出来。  4层的农居房,换了130多万的拆迁款。等拆迁安置房造好了,还有几套房子分。  4年的光景,他的奥迪车没了,老婆跟着女儿女婿走了,连还没拿到的房子都抵给了别人。  现在,五十开外的阿根,一个人住在租来的孤老套里。靠点“劳保钱”买酒喝,灌醉了自己就等着天亮。  屋里东倒西歪地躺着几个劲酒的瓶子,走几步就能踢到一脚。  认识了一个阔绰老板  请吃饭喝酒还带他去赌场  阿根喝醉了酒,总是说要去把老婆女儿找回来。  这话已经说了1年多,大家都知道,他那步子恐怕是迈不开了。  阿根曾有过一个幸福的大家庭——老婆、女儿、上门的女婿、一个胖外孙。  平时,没事他就带点小钱,搓会儿麻将。逢年过节开心的时候,也会跟邻居们玩玩“小九”。  拆迁后,妻子把部分钱存了定期,利息拿来花销,日子也还算过得不错。  一次饭局上,他认识了一个小老板。  小老板同阿根很“投缘”,请他吃饭、喝酒、唱歌、蒸桑拿,还开着小车来接他。  一次,小老板接上阿根去了崇闲一个农居房里。一张大圆桌上,摆着很多钱,他们在玩“小九”。  输的20多万“滚”成80万  败光了家妻离子散  出门没带钱,阿根没打算玩。小老板的一个朋友,拿了一沓钱递给他。  “你先拿去玩,赢了还我。”男子开口。  阿根没敢收,小老板发话:“钱是借的,打个欠条,让我朋友赚点利息,玩两把都赢回来了。”  1万块,不到半小时就输光,阿根又借了两万,两个多小时,他前后共输了7万多。接下来的几个月,为了翻本,阿根一次比一次欠得多。  过了三个多月,讨债的上了门——  借条上写得清楚,钱是借的,不是赌博输的。一万元的借款,一天要给500元利息,欠下20几万,利滚利变成了80万。  他老婆得知后,当场气晕。吵过闹过后,还是拿了钱,替阿根还了部分赌债。  家败了,老婆也不想继续过日子。离婚时,阿根分得一套房,最后这套还没交付的房子,也被阿根拿去抵了债。  个案B  输红了眼之后  他拿菜刀逼妻子交赌博钱  家住城北的老王(化名)也是拆迁户,2010年10月,他拿到了170多万的拆迁款。  因为是大户人家,拿了拆迁款后,老王还能分到300多方的安置房。  2011年夏天,老王被几个牌友带进了赌场。  前两次,他都赢了些小钱。第三次,他没带钱,开赌局的老板也让他玩。  车子把他接到了临平一棋牌房里,那回玩的是“童子功”。  “童子功”这种玩法,老王第一次尝试。  “就是用麻将牌中的筒子比大小,玩法跟牌九差不多,压得多输得快。”老王回忆说,一局赌下来,两三万就没了。  老王输掉的这两万多元钱,是开赌局的老板借他的,按天收利息。  第二天,老王从家里拿了钱,还了赌债。为了翻本,他又去赌。  两个月,老王不断问家里拿钱,越到后边数额越大,直到别人上门讨债。  夫妻俩吵翻了,妻子不再给一分钱,外面又被人追债,老王急疯了,拿出菜刀架在了妻子的脖子上。  等民警赶到后,老王才松了手。  当然,最后的结局是婚姻走到了尽头。  两个多月 60个赌博团伙被刑事立案  百万拆迁款是怎么一步步被骗光的  对于这些导致倾家荡产、妻离子散的赌博团伙,杭州警方的打击力度从未松懈过。  从今年1月至今,杭州警方抓获的赌博团伙中,立为刑事案件的共有60个团伙。  调查中发现,大部分的赌博团伙人员结构庞大,分工明确。  据江干警方抓获的赌博团伙嫌疑人交代,赌博团伙成员基本都是外地人,拆迁到哪,他们设计的“局”就到哪里。  拆迁户拆房征地后,无事可干,手上正好有钱。  这些赌博团伙的架构如何?是如何一步一步骗光村民们拆迁款的?  ●组织结构  就像是一个公司几十个“马仔”各有分工  杭州警方介绍,大部分赌博团伙人员结构庞大,分工明确。  “一个结构完整的赌博团伙,就像是一个公司,他们有财务有出纳,还有‘销售’帮忙物色人员拉客户,团伙成员几十人。”民警介绍。  他们内部是如何分工的呢?  一个架构完整的赌博团伙,因为规模大,或存在着几个老板。  团伙最上层是老板,旗下的团伙成员都是“马仔”。  “马仔”们的分工各有不同——  “销售”人员主要负责物色“客户”,请拆迁户参加赌局;  “放炮子”的负责将钱高利息借出;  “飞天”的工作是对赌局上赢钱的赌客按照比例收取好处费;  “看天”的工作是监督“飞天”收钱,凑整后交由“看天”保管。  另外还有专门提供服务的“马仔”,负责端茶倒水、买香烟等。  赌博团伙四步走卷走村民拆迁款  第一步:物色优质客户  请吃饭喝酒唱歌包接送  客户去小玩一把还奉上赌资  “我们看中的这些村民,他们本来就好赌,口袋里有钱,稍微劝两句就忍不住了。”担任“销售人员”的嫌疑人说,“就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他们没这个念头,我们也没这个本事劝他们赌博。”  开赌前,“销售人员”物色“优质客户”是赌博团伙要做的第一件事。  家住笕桥的林某,曾经因为参与赌博被治安拘留。  一年前,他就是赌局里的“贵宾”,林某说,这种贵宾式比“海底捞”的服务还要到位,真是把来赌博的人当成老爷伺候着。  吃饭、喝酒、唱歌都不用花钱,开车接送,连出去小赌一把都不需要带钱。“优待”之下,很多人放松了警惕。  第二步:准备赌局  联系隐蔽场地  司机接来客户  销售人员物色好参赌人员后,赌博团伙便开始准备赌局。  一部分“马仔”负责联系场地,设赌的地点十分隐蔽,大多设在还未拆迁的旧房子里,或者是开车到杭州的郊区、周边城市去赌。  等场地确认后,就由“销售”们通知“客户”,由司机去将“客户”接来。  赌局开始后,有人负责望风、有人负责维护赌场内秩序。  第三步:开赌  给输的放贷向赢的要“好处”  开一局最少赚两万  让“客户们”入赌场赌博,也不一定全是输的。因为,只要有人进赌场,总是有人输有人赢。  赌博团伙两头都可以赚钱,给输钱的人放贷,问赢钱的人收“好处费”。  他们每天只需开设一场赌局,只是三四个小时,最少一局可以赚两万元钱。  “放炮子”借出去的钱,按每天5%左右的利息结算,利滚利。  参与赌局的赌客,赢钱后要交“好处费”,一般按赢钱数额的5%左右收取。  第四步:高利贷追债  委托讨债公司追债  向法院起诉正当途径索款  赌局结束后,盈利并没有结束,借贷出去的钱,每天都会有利息产生。很多狡猾的老板,委托了市面上的融资公司(俗称讨债公司)来追债。  当赌客借钱后,往往会拿到一张民事借条来让你签字,借款的理由无非就是生意失败、资金周转不灵,签字后,等到了还债的日子,就会有人拿着借条来向赌客连本带利地讨要欠款。  骚扰你的家人,告诉你的邻居,如果讨要不成,则会向法院起诉,通过正当途径向赌客索要。  ●警方行动  杭州警方抓获  大量赌博团伙  从今年1月至今,杭州警方抓获的赌博团伙中,立为刑事案件的共有60个团伙。  3月4日,江干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民警,在艮山西路的一家棋牌室内将一赌博团伙一举捣毁。  当晚,民警在棋牌室里查获了5把砍刀、4把斧头以及10把匕首。抓获涉嫌开设赌场人员9人,现已被批准刑事拘留;而13名涉赌人员已经被行政处罚。当晚缴获赌资10万余元。  3月5日,江干区公安分局巡特警大队,在三堡之江东路摧毁一特大有组织赌博团伙。当场抓获参赌人员60余人,查获赌资30余万元。  3月13日16时许,下城警方在石桥一酒店客房内,将一伙长期流窜于城乡接合部的聚众赌博团伙捣毁。当场抓获以“小九”形式聚众赌博的违法犯罪嫌疑人17名,查获赌资25万余元。  ●社区应对  “不能闲下来”  社区积极联系找工作  前日,记者走访了城乡接合部的社区。  彭埠街道党委周书记说:“由于拆迁,社区800多户居民都分散在各个地点。也有听说过赌博的事情,社区也只能帮他们积极去就业,让他们填写名字、年龄、就业意向等,如果有工作机会就马上帮他们联系。”  半山镇的金星社区也处于城乡接合部,金星社区从2009年开始拆迁,800多户居民现在已经基本拆完。  “拆迁之前,有些农活可以做,现在突然没事做了,有人一带领就赌起来。”金星社区的郑主任说,“由于拆迁,现在大部分人都分散在各个地方。所以,帮他们组织一些活动比较困难。如果有人想就业,我们只能尽量去帮忙联系,比如做环卫工人、保洁人员之类的。”

南京华厦银屑病(牛皮癣)医院

杭州产前检查医院哪家比较专业

北京治疗前列腺疾病医院哪家好

萧山妇科医院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