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修法闹乌龙台政坛伤很大

发布时间:2020-03-04 02:54:08 阅读: 来源:岩棉厂家

“修法”闹乌龙台政坛伤很大

文/特约撰稿杨昆福

台湾“会计法修法”乌龙事件因极具戏剧性,而成为近期各界关注的焦点,那么这起乌龙事件为何引起外界的愤慨,背后又有何政治算计和攻防,最终又是如何收场的呢?

近段时间,台湾政坛炒得沸沸扬扬的议题,当推“会计法”修法乌龙事件,在这一事件中,从蓝绿阵营到派系山头,从“民代”到大学教授,从颜清标到陈水扁,从地区领导人到台“行政”部门以及“立法”部门等都牵涉其中,不过,这一事件之所以引发各界广泛关注,除了其牵涉多方利益外,更主要的是,这一事件从爆发到收场的演化过程中,上演了各种戏码,极具戏剧性色彩。同时,在这一事件中,各方无论是主导出击还是被动应战,无不显露岛内政坛政治角力的痕迹。

一字之差引发风波

今年5月31日晚,在台“立法院”第3会期即将休会的前20分钟,蓝绿“立委”以“夜袭”的方式,连夜“三读”通过了所谓的“会计法第99条之1条文修正案”,该“条文修正案”旨在为台湾岛内民意代表的特别费和学者的研究费分别解套和有条件除罪。此次“修正案”的“草案”由国民党“立委”林沧敏提案,在与绿营协商并加码后,形成最终的“修正条文草案”,该“条文草案”原本规定,“2010年12月31日以前各民意机关支用的研究费、公费助理费与加班费、业务费、‘出国’考察费、各乡镇、市、区公所支用的村、里长事务补助费,以及各大专院校教职员、学术研究机构研究人员,支用‘政府’机关补助研究计划费,其报支经办核销支用及其他相关人员财务责任视为解除,不追究其行政及民事责任,若涉刑事责任者不罚。”

从条文来看,解套的范围是将教授包含在内的,然而,据了解,该“草案”在后来台“立法院”的预答过程中,由于工作人员的疏忽而出现纰漏,漏打了原本“草案”中所列“各大专院校教职员”中的“教”字。而在5月31日当日的党团协商中,各参与协商的党团协商代表,又没有注意到这一纰漏,从而致使这一有悖于“立法原意”的“议案”在随后的“院会三读”中通过。

根据台湾现行“大学法”相关“条文”规定,教师是不属于职员范畴的,也就是说,5月31日台“立法院”“三读”通过的“会计法第99条之1条文修正案”所规定的除罪范围,并未将属于教师行列的教授涵盖在内。

原本意在为民代和教授解套的“会计法修正案”,因一字之差,却演变为“民代”可除罪而教授不能除罪的场面。台“立法院”各党团合力共谋闯关的“修正案”,却让“民代”受益,其中,指标性人物,因喝花酒报公账而被判刑3年6个月的前台中“立委”颜清标因此受益,成为“名副其实”的“颜清标条款”,也使得绿营意在为教授除罪的旨意落空。此举在绿营内部引发了强烈反弹。参与党团协商的“台联”党团总召林世嘉因此辞去总召之位,民进党团总召柯建铭也被推上风口浪尖,成为党内挞伐的对象。除此之外,出了这么大的乌龙,台当局及“立法”部门的形象也受到重创。

经过几日的发酵,“会计法修法”风波呈现出愈演愈烈之势,岛内舆论对蓝绿双方形成了重压,对此,为了这场乌龙事件设下停损点,民进党主席苏贞昌及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亲上火线出面道歉。马英九更责成台“行政院”对“会计法修正案”提出“复议”,而在6月13日,台“立法院”首日“临时会”上,也以110票,几近全数的票数,表决通过了台“行政院”移送的“会计法复议案”,最终“会计法”被“打回原形”,回到“修法”前的状态。一个“教”字引发的风波,终于暂告段落。

内部协商各取所需

5月31日,台“立法院”蓝绿党团之所以在该会期“休会”前的最后时刻,“合谋”通过“会计法修正案”,其实是各怀鬼胎。蓝营想要为“民代”解套,尤其是帮前台中“立委”颜清标除罪,因此,此项“修法”也被外界戏称为“颜清标条款”。而关于国民党为何要帮颜清标除罪,台湾文化学者南方朔近日发表文章称,这是马英九保卫“政权”之需,其真正的意图是想在“中台湾整合地方派系,形成‘政权’保卫连线”。姑且不论,南方朔所言是否属实,此次国民党系列动作为颜清标解套的意图是相当明显的。

那为什么绿营能够轻易让国民党得逞为颜清标解套呢?事实上,此次“修法”为“民代”解套,不单单国民党需要,绿营也有同样的需求。据悉,绿营内部不少“民代”也曾因浮报各种费用遭到台检调单位调查甚至起诉,如果根据民进党内的党公职“排黑条款”来评判,这些涉案“民代”很有可能会被排除在“七合一”选举候选人名单之外,这不但会对“民代”个人的政治前途形成重创,也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了以派系为根基的民进党内的山头势力,导致民进党地方政治生态的演化和洗牌,这当然是民进党某些派系所不乐见之事。因此,通过各种途径进行游说,试图让“修法”朝有利于己方的方向发展也便在意料之中,对此,民进党党团总召柯建铭也坦言,在“修法”前,曾有不少人向他请托。

在为民代解套之外,绿营在此次“修法”中,不讳言是要帮教授除罪。岛内不少大学教授涉嫌以假发票报账,而如果没有对现行“会计法”进行“修正”,很多大学教授很有可能会“中箭落马”。其中,绿营帮教授解套除罪的指标人物是台大医师柯文哲。柯文哲一度被视为绿营参选台北市长的“救援投手”和“奇兵”,并且在绿营内部也积累了一定的人气,如果因“贪渎案”而获罪,那便使绿营失去一个选择的机会。

对于为教授除罪,其实很多重量级学者,甚至是现任“政务官”都有可能会受到波及,而这些学者是横跨蓝绿的,因此,蓝营也有为教授“修法”的动力,甚至可以说是压力。

正是因为蓝绿双方拥有各自的需求以及共同的着力点,因此,最终达成“修法”默契和共识,从而推动“会计法修正案”。

蓝绿较量阿扁闹事

在此次“修法”引发的风波中,台湾政坛政治攻防痕迹显露无遗,其中最为明显的是民进党内派系间的角力。此次参与“会计法修法”党团协商的民进党主要代表之一,民进党“永远的总召”柯建铭,成为党内派系批判挞伐的对象,包括谢系在内的反苏联盟试图将其拉下马,而进行了多方运作。这些政治动作,一方面表现为派系人马公开发难叫阵,另一方面则是动员基层支持者掀起反弹声浪,再则便是动用政论节目营造倒柯氛围。

作为反制,柯建铭则数度强调自己在“会计法修法”党团协商的作为,已在民进党团会议上,取得党籍“立委”的背书,并公布相关带有其他党籍“立委”签字的文件作为佐证,另一方面则将责任推给国民党,指出“修法草案”为国民党“立委”林沧敏所提,并且在党团协商会议召开前,已在功能组别的“委员会”(“财委会”)获得通过,而且并没有人反对,而民进党中央则出面挺柯,发言人林俊宪肯定柯建铭的说法,强调党团成员应该清楚事情的原委,并且,将“会计修法”纰漏定调为台“立法院”的“文书作业疏失”,以及将球踢给台“行政院”,指出应由其提出“复议”。

在党际之间的较量方面,除了上述民进党发言人将球踢给台“行政院”外,一开始表示“尊重‘立院’党团运作”的党主席苏贞昌态度反转,不但出面道歉并主动拜会台“行政院长”江宜桦,要后者提出“复议案”,然而江宜桦却给予回绝,表示“并不可行”,此一来一回,民进党显然略胜一筹。对此,一开始在进行“能源之旅”时并不作表态的马英九,似乎看出了个中的微妙关系,在隔天立即出面道歉,并宣布由台“行政院”提出“复议案”,进行灭火。

在民进党内派系以及蓝绿党际进行角力的同时,台中监狱的陈水扁也没有闲着,在“会计法修正案”通过后,陈水扁上演了自杀的戏码。其理由是,喝花酒报公账的颜清标可以除罪,而陈水扁自己以所谓的“国务机要费”拼“外交”却不能除罪,因此上演了这场闹剧。不过很快,马英九以及台“法务部”便出面澄清,指出陈水扁现在入狱的原因其实与所谓的“国务机要费案”并无关联,而是因龙潭购地案等四个案件而获刑。

政治算计外界反感

台“立法院”“会计法修法”从一开始的蓝绿各党团,为各自利益及特定取向,而以清仓夜袭的方式,试图将该议案偷渡过关,到因一字之漏而引发风波,再到最终回归原点,无不给外界留下不良观感,甚至是恶感。岛内民众看到的是政坛人物为特定目的,试图为“贪腐”行为漂白以及保驾护航,然而却因疏忽而闹出乌龙,着实令人啼笑皆非。对于台“朝野”政党的政治分赃和算计,台湾民众给予了负面的评价。

根据台湾指标民调所做的调查显示,有高达61.5%的岛内民众对岛内全体“立委”的“问政”表现,表示不满意。而另据台湾旺旺中时民调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高达73%的民众对“会计法修法”表示无法接受;高达77%的民众认为台“立法院”党团协商机制应予修正和改善;此外,有61%的民众对民进党在此次“修法”过程监督台当局的能力表示不满意。

数据会说话,此次“修法”乌龙事件,不但并未达到预期的目的,反而徒增了外界对台政坛的负面印象,并且,这一事件势必会对今后“会计法”的再次“修正”增添阻力。

电瓶水补充液

铜币拍卖

聊斋之欲焰三娘子